2010年,為加強對南陽城遺址的保護,江背鎮人民政府在遺址處立了一塊石碑。
  
  在南陽城遺址所在地,仍然能見到這些廢棄的老舊瓦窯。
  
  在農戶家發現的青磚,年代久遠,上面隱約能看到一個“廷”字。
  
  南陽城遺址內的“雷公塘”,據說已有上千年。均為曾詩怡攝
  紅網長沙縣站7月4日訊(星沙時報記者 廖真怡) 南陽城遺址,一片靜寂的廢墟。關於它的起始,它的興盛,它的衰落,如今就算是當地的八旬老人也無法講出個所以然來。夏日的一個下午,伴著一路山花的芬芳與泥土的清香,記者走進位於長沙縣江背鎮湘陰港村灣塘組的南陽城遺址,從散落在鄉間的座座瓦窯中,從裸露在地表的片片青磚中,探尋與追思這個千年古鎮曾經的繁華。
  出土的石碑,訴說宋元時的“小瓦之鄉”
  公路上車輪滾滾,從湘陰港村的鄉間小道往右一拐,十分鐘後,進入一塊被流年洗過的山水,南陽城遺址就這樣如一張水墨畫映入我們的眼帘。成群連片的田野里,一棵棵玉蘭、銀杏、紅葉石楠成排成列,平平常常,誰曾想,這片其貌不揚的土地下卻埋藏著一個屬於光陰的老故事。
  村落周邊稀稀落落的古窯遺址,撐起一段水火剝蝕的歷史。四周沒有車馬的喧囂,市井的嗡嚶,只有聲聲蟬鳴,時斷時續地從古瓷碎片的縫隙間輕輕溢出,似在講述一段傳說,一個典故,一首無題的樂章。
  據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不可移動文物登記記載,南陽城城址位於江背鎮湘陰港村灣塘組一處稍高的臺地上,於1985年在長沙縣進行第二次全國文物普查時發現。因當地人曾挖出過城牆磚和“南陽城”石碑,故定名為“南陽城城址”。
  作為宋元時期的一座人口眾多、經濟發達的集鎮,南陽城因其大大小小的瓦窯而聲名遠揚,成為當時三湘大地上的制窯中心之一。緊鄰瀏陽河畔,便捷的水運更加速了它的繁榮。當時的南陽城擁有上百戶人家,為了方便裝卸貨物,一條1500餘米長的人工運河直通集鎮中心。河內船隻來往不斷,莊上過往行人甚多,集市興起,買賣興旺。
  青磚歷經歲月沉淪,輕吟古城絕唱
  滄海桑田,世事輪迴,昔年的運河如今早已不見蹤影,空地上雜草叢生。佇立樓頭,輕倚欄桿,遠眺這片如潑墨般的山水,一陣微風拂過,樹葉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響,也吹來遙遠年代的記憶。千餘年前,碼頭上萬陶競發,百姓擔販,商賈雲集,從水路將燒好的青瓦源源不斷運往各地。耳邊似乎傳來陣陣吆喝聲,瓦窯內工匠們忙碌的身影似有若無地從眼前匆匆而過。
  有著悠久磚瓦燒制歷史的南陽城古鎮,雖經歲月的風塵,至今仍顯示著獨特的文化底蘊。徜徉於老城深處,一幢幢青磚瓦當民居,漫漬出往昔的繁華,一條條苦痕斑駁的磚牆於靜默中訴說著歲月的滄桑。古風猶存的青羅底,精美的瓦當,老河岸處殘留的磚碼頭,成為南陽城這部線裝古書中凄美而無奈的飾花點綴。
  沿著村裡的一條蜿蜒小路一路前行,我們在一戶農家圍牆邊與幾塊青灰色的土磚不期而遇。當地村民易四爹告訴記者,這裡曾經挖出過不少零散的青磚。南陽城,曾經掘地三尺皆青瓦(青磚)。一半是泥土,一半是烈焰,這些鳳凰涅磐的化身、水與土結晶,雖歷經兵荒馬亂、歲月沉淪,仍譜寫著血與火澆鑄的篇章,輕吟著一個古城的絕唱。
  與一片瓦、一塊磚的相遇,更像是一個朝代與另一個朝代的邂逅。其色其姿相比千年前初出瓦窯時更素淡,青灰色的外表下似乎包裹著一顆經久而沉澱的心,而其被歲月磨得參差不齊的邊角更予人一種殘缺、含蓄的美感。本來自塵土的它,終有一天也將復歸於塵土。
  老瓦窯人去樓空,泥瓦匠退出歷史舞臺
  順著鄉間小道一路朝上爬,兩廂不時冒出不少廢棄的老舊瓦窯,在鬱郁蔥蔥的林木間若隱若現。它們大多已破敗不堪,人去樓空,只剩下滿地的青苔,叫人感慨。附近村民介紹,以前村上以燒瓦窯為生,大大小小的瓦窯、窯棚加起來有幾十處之多。然而隨著瓷瓦、彩瓦的相繼誕生,土青瓦逐漸退出了歷史的舞臺,沒有了市場,現在村上也幾乎沒有人燒窯了。
  就如那廢棄的老舊瓦窯,南陽城的鼎盛期早已成為歷史,如今30餘戶民居散落在當年的繁華之地上,一扇扇門板靜靜地候在檐下,歲月就像一個無事生非的頑童,或無端端抽走幾張青瓦,或故意抹上幾筆流痕,只有那層層疊疊的青藤爬上瓦檐,讓人讀出幾許滄桑的滋味。
  易四爹曾經是村上的泥瓦匠,從小就在瓦窯里學徒,“粗瓦時代”的沒落,同時也結束了他的手工做瓦生涯。但如今老人住的房頂上仍鋪著小時候自己做的青瓦,“村裡有人家裡的瓦比我的年紀還大了幾番呢!”
  看護人2000餘日默默堅守,政府立碑保護
  2009年,被政府聘為南陽城遺址的看護人後,易四爹就開始在此四處轉悠。每天看看有無大興土木、建築開發等活動便成了易四爹的“必修課”,他拿出厚厚一疊文物管理員巡查台賬給記者看,“2010年4月20日,晴天,無異常”、“2013年11月17日,下雨,無異常”……一頁頁泛黃的紙張無聲地見證著老人2000餘日的默默堅守。
  2010年,為加強對遺址的保護,江背鎮人民政府在遺址上立了一塊石碑,其上的保護公告寫著“嚴禁在古城遺址保護範圍內動土搞建築或擅自改變其原貌,對破壞古城遺址者將依法查處。”近日,在長沙市人民政府發文公佈的長沙市第六批市級文物保護單位名單中,長沙縣新增26家市級文物保護單位,南陽城便是其中一處。
  辭別老人,我們踏著被踩磨得光可鑒人的舊石板拾級而上,只有石階旁奔涌而下的山泉水和青青的小草是新的;而人文的一切都是舊的,古瓦窯、古護城河、古碼頭……古樸、陳舊甚至破敗,然而卻散髮著陣陣歲月沉澱下來的沉香與韻味。  (原標題:靜寂的“南陽城”穿越千年的小瓦之鄉)
創作者介紹

外牆漏水

jt37jtvq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